新加坡联合早报中文网即时报道亚洲和国际的评论、商业、体育、生活、科技与多媒体新闻,从世界各个维度报道世界经济新闻,时政新闻,突发新闻等。

当前位置:主页 > 健康 > 新加坡对抗流行病的第一线医疗保健:我们“生病”了

新加坡对抗流行病的第一线医疗保健:我们“生病”了

来源:联合早报中文网作者:邵湖心更新时间:2020-06-17 17:42:01阅读:

本篇文章3203字,读完约8分钟

4月21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通过电视直播宣布,新加坡的“城市关闭”将延长至6月1日。

新加坡的疫情形势严峻。期待已久的从两位数到三位数再到四位数的转折点尚未到来。正当人们为了一杯奶茶排了一整夜的队时,一群人冲到了抗击疫情的前线,打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

([)。推送({ });新加坡国家传染病中心检测区,图片来源:CNA他们“生病”了你看到了吗?

01

这种“疾病”的原因来自新加坡最近确诊病例的急剧增加和医疗资源的日益短缺。

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学副教授庄家英在早前的一次采访中表示:

“我们的医疗资源相对较少。医疗系统长期以来一直以降低成本为基础,希望减少它认为多余的东西,比如床位、医生和护士。在疫情日益严重的情况下,我更担心的是新加坡的医疗体系能否应对突然增加的负担。医院床位的数量可以增加,医生和护士仍然需要一些培训。”

他的担心不无道理。

事实上,在这种流行病下,这正是整个世界面临的两难境地。世界卫生组织(世卫组织)4月7日表示,在全球抗疫运动中,仍缺少600万名护士。

建立在降低成本基础上的长期医疗体系使新加坡面临同样的情况:医务人员短缺。

新加坡卫生部甚至直接在官方网站上发布了一份登记表,呼吁那些拥有护士职业资格但目前没有被聘用的人加入一线防疫队伍,并承诺保护他们的安全和健康。

资料来源:卫生部官方网站

据《海峡时报》报道,4月13日,30名新加坡航空公司(SIA)空乘人员也开始在交大医院照顾病人,成为“护理大使”。接受培训后,他们承担了护士和护理人员的一些责任,并分担了流行病期间医务人员的压力。

资料来源:海峡时报

他们的值班情况是:一周5天,每班9小时,昼夜轮班。随着确诊病人数量的增加,真正的医生和护士面临着更为严峻的生理测试。

自1月23日新加坡发生首例确诊病例以来,陈独胜医院的400多名医生已被分配到马路对面的国家传染病中心工作。这些医生被分成每组约20人的小组,轮流工作。每班的规定时间是10小时。然而,由于患者的急剧增加,持续高强度工作10-12小时已成为他们的常见现象。

4月17日,陈杜胜医院急诊室一角,照片来源:海峡时报

在十多个小时的工作时间内,这些医生和护士需要穿戴防护服、防护帽、防护手套、护目镜和N95口罩,全副武装,并与患者或疑似患者保持联系。汗水是他们最亲密的伙伴。

([)。推送({ });资料来源:CNA

“冰淇淋是我们快乐的源泉,”陈独生医院急诊部传染病首席顾问马林在接受采访时笑着说。这听起来很荒谬,但这是他们在穿着厚重的防护服连续工作了十几个小时后的心声。

最近,由于加强了对外国工人的病毒检测和医疗援助,医务人员面临的挑战甚至更大。受感染的外国工人人数激增。筛查中心外的帐篷经常是满的,工作时间和强度也增加了。

病毒检测帐篷外的医务人员,图片来源:CNA他们要崩溃了。他们将会又累又病。

想想昨晚排着长队的奶茶店,想想这些在前线奔跑的防疫士兵。他们尽了最大努力与流行病作斗争,没有日夜放弃。但是人们整夜排队等待所谓的奶茶,他们已经有六个星期不能喝了。

羞耻。

02

最后一个生病的人是这群在前线的医务人员。回顾自3月16日以来新加坡医务人员的感染情况,共有20名医务人员接触到这一流行病。你知道,到2020年2月底,中国已经有3000多名医务人员被感染。在西班牙,超过5400名卫生保健工作者被感染,约占该国患者的14%。

从全球来看,新加坡医务人员的感染率相对较低。

原因是新加坡从2003年的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中吸取了重要的教训。那一年,新加坡238例非典病例中有41%发生在医务人员中。

现在,新加坡政府首先将医疗资源分配给一线医务人员,以降低职业暴露的风险。同时,每天对所有医务人员进行两次监测,以确保他们的健康。

政府对医务人员健康的重视是另一个方面。哈里里马·雅各布总统早在3月13日就说过,在冠状病毒爆发期间,新加坡人不能低估维护国家卫生保健人员安全的重要性。

流行病和过度劳累可能没有使医务人员生病,但人们的歧视和指责使他们的心“生病”。

今年2月,陈杜胜医院的Benzeemin2被同一辆马车上的人指控,因为他回家时穿着捷运医院的制服:“他身上一定有细菌和病毒!”“这真的影响到每个人!”“不要考虑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他现在选择了沉默,默默地下了车。回家后,他在instagram上写道:“请告诉我,我们医务人员该怎么办?”我们与众不同吗?"

([)。推送({ });Benzeemin ins original

事实上,每次他去医院工作,他似乎都被扔进了战场,不得不穿上层层防护。每次下班后,我浑身是汗,筋疲力尽。我还不得不忍受重型设备留下的“后遗症”和各种疼痛。

他甚至取消了婚礼来对抗流行病。

本泽明的脸上有着长时间佩戴防护装备的荣耀,这成为人们指责他的理由。

同样,在医院高级儿科急诊部工作的杰奎也遇到了这种情况。

“医务人员被告知下车。我想我们大多数人听到这个消息时都会感到非常难过,因为这让我们觉得自己被孤立了。”

悲伤。

03

与此同时,一种更容易被忽视的“疾病”也悄悄地在这些医务人员身上蔓延。

今年3月,《美国医学协会杂志》上发表的一项新研究结果显示,处于防疫第一线的医务人员更容易受到精神创伤和心理问题的影响。

该研究调查了中国34家医院1257名医务人员在抗疫期间的心理健康状况。结果令人沮丧:大部分人表现出抑郁(50%)、焦虑(45%)、失眠(34%)和心理痛苦(71.5%)的症状。其中,女性的症状尤为严重。

一些医务人员无法忍受,已经选择了自杀。在意大利,一名49岁的女护士由于压力过大,选择在河里溺死。

长期以来,处于防疫运动第一线的卫生保健工作者承受着巨大的身心压力。他们放弃了很多与家人在一起的时间,投身于抗击艾滋病的斗争中。每天都是繁重的工作;我们每天都目睹人类面对这一流行病的脆弱性。此外,他们不得不忍受来自他人的冷嘲热讽和歧视。

这并不是说他们的心理承受力太差。任何面临同样情况的人都会有这种反应。别忘了,脱掉你的白大褂,他们只是普通人,也有喜怒哀乐。但是他们没有人可以抱怨,只能自己消化。普通人感受不到这种心理压力。不管他们多么悲伤和沮丧,他们都会继续工作。

心痛。

04

医务人员不应该得到更好的治疗吗?

沃利·坦姆是脸书社区@ standpforsg的创始人之一。他们提出了给医务人员发感谢信的想法。

([)。推送({ });这个标签已经被使用了一万多次,甚至被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他的脸谱页面上提到。李显龙说:

“让我们一起努力,互相帮助,互相鼓励。我们将共同克服这一困难时期,变得更加强大。”

4月18日,新加坡伊斯兰宗教理事会(MUIS)也宣布,医务人员及其家人将获得斋戒月的免费膳食。

资料来源:法新社/罗斯兰·拉赫曼

4月1日,一名戴着面具的妇女走过新加坡丹戎帕加尔的一面旗帜,感谢卫生保健工作者,并被一名摄影师拍摄下来。

许多许多人仍然记得这些医务工作者的辛勤工作。

卫生保健工作者在防疫方面是真正的英雄。无论多长时间,他们都不应该被遗忘。

疲劳、歧视和心理健康是困扰他们的“疾病”。如果你能看到他们,如果你能做到,请帮助他们驱逐他们。

他们是我们的英雄,在抗击疫情的第一线保护我们的安全。

我们也应该保护我们的英雄,永远心存感激。

在文章的最后,我想引用一段这些医务人员花时间录制的视频。

请尽最大努力呆在家里,请尽最大努力防止疫情扩散,请尽最大努力保护为我们拼命工作的医务人员。

当生活回归和平与繁荣时,请记住,岁月是平静的,因为这些人肩负着我们的重任,为我们而努力奋斗。

谢谢你

注:以上是基于已披露的一些数据的不完全统计。资料来源:官方网站《联合早报海峡时报》、新加坡卫生部、官方网站、新加坡人力部,统计截至2020年4月22日12: 00。

标题:新加坡对抗流行病的第一线医疗保健:我们“生病”了

地址:http://www.6st8.com/zbjk/2298.html

免责声明:联合早报中文网从世界各个维度报道世界经济新闻,时政新闻,突发新闻等,本篇的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不为其真实性负责,只为传播网络信息为目的,非商业用途,如有异议请及时联系[email protected],联合早报中文网的小编将予以删除。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