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联合早报中文网即时报道亚洲和国际的评论、商业、体育、生活、科技与多媒体新闻,从世界各个维度报道世界经济新闻,时政新闻,突发新闻等。

当前位置:主页 > 健康 > 在上一次疫情期间,新加坡人不再可能转向数字生活。

在上一次疫情期间,新加坡人不再可能转向数字生活。

来源:联合早报中文网作者:邵湖心更新时间:2020-06-15 19:10:01阅读:

本篇文章4191字,读完约10分钟

“断路器关闭后,我们将无法回到过去。”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上个月30日的劳动节英语演讲中用这句话总结了过去一个月新加坡人工作、学习和生活中的数字化变化。

4月,新加坡的疫情急剧恶化。每天新确诊病例的数量经历了一个跳跃性的增长,从月初的两位数增长到三位数再到四位数。只花了大约半个月。即使到月底情况略有改善,每天新确诊病例数仍保持在500例以上。目前,新加坡已经是东南亚确诊病例最多的国家。在这个总人口只有570万的城市国家,累计确诊病例数已超过17,000例。

在上一次疫情期间,新加坡人不再可能转向数字生活。

([)。推送({ });为了控制疫情,新加坡政府于4月7日启动了一项名为“断路器”的封锁措施,并在此后一段时间内逐步收紧,将该措施的实施时间从一个月延长至两个月。这些封锁措施包括关闭所有提供非必要服务的工作场所,暂停理发店和奶茶店等非必要服务机构的业务,不允许在餐馆就餐,学生在家学习,外出时戴口罩,以及根据身份证号码限制热门湿货市场的日常进入。

在上一次疫情期间,新加坡人不再可能转向数字生活。

有一段时间,新加坡市场更加萧条。不仅道路交通减少了,公交车上的乘客数量也比过去少了很多。旅行时,记者看到在汽车站等车的人很少。每个人都注意自己和他人之间的距离。一些公共汽车站的座位上贴着带有繁文缛节的“大叉”,等候公共汽车的人被禁止坐。在公共汽车上,相邻两个座位中的一个必须有醒目的标志,标明禁止乘坐。过去,在高峰时间,许多乘客经常站在繁忙的公共汽车上。现在,即使一半的座位被禁止,每个乘客都可以得到一个座位。

在上一次疫情期间,新加坡人不再可能转向数字生活。

图片说明:4月20日,两名乘客乘坐一辆新加坡巴士。(新华社记者李晓雨摄)

新加坡的商业设施基本上处于半封闭状态。在唐人街唐人街的珍珠广场商店,大多数底层商店都关闭了卷帘门。

图片说明:4月20日,行人走过新加坡唐人街珍珠广场的商店。(新华社记者李晓雨摄)

很少有人走在原本熙熙攘攘的购物中心的一楼。大多数商店已经关闭,顾客只能沿着购物中心内警戒线划出的路线前进。最初这里有许多外汇交易商,但现在只有一两家在营业。

图片说明:4月11日,新加坡唐人街珍珠广场购物中心一楼被封锁。(新华社记者李晓雨摄)

店外的大多数中国餐馆和摊位仍然营业,为顾客提供外卖的中国食物,如意大利面和凉菜。麦当劳关门了。

图片说明:一名行人走过4月20日关闭的麦当劳快餐店。(新华社记者李晓雨摄)

购物中心对面的珍珠广场熟食中心是新加坡著名的美食聚集地,但只有一些摊位仍在营业。熟食中心的餐桌和椅子都用胶带密封,不允许使用。

([)。推送({ });图片说明:4月20日,新加坡珍珠广场熟食中心的餐桌和椅子被胶带封住。(新华社记者李晓雨摄)

招商银行路购物中心是一个拥挤的社区购物中心,有银行、超市、书店、服装店、药店、咖啡店和其他商店,提供附近居民所需的各种服务。现在这里已经没有多少商店还在营业,人们必须在进入商店之前登记他的身份证并通过温度测试设备。如果你想进入商店的超市,顾客必须排队再次登记他们的身份证。购物中心的一些餐厅把餐桌和椅子堆在一起,但他们仍然提供外卖服务。

在上一次疫情期间,新加坡人不再可能转向数字生活。

图片说明:4月30日,顾客们在新加坡招商银行路购物中心门口排队办理身份证登记,并通过体温检测设备。(新华社记者李晓雨摄)

吴女士在一家银行工作,住在招商银行路购物中心附近的一个住宅区。她告诉记者,为了响应政府“尽可能呆在家里”的号召,她已经连续两周没有离开家。目前,她和她的大多数同事通过互联网在家工作,银行也向在家工作的员工发放了一批新设备。她说,当她开始在家工作时,她总是感到心烦意乱,但她已经习惯了。吴女士的丈夫从事不同类型的工作。他需要每周出去工作几天。他将在回家的路上去超市买必需品。除了在家做饭,吴女士的家人还通过网络平台叫了外卖。她说她过去经常使用foodpanda外卖平台,但最近她增加了使用抓取平台的次数,并有更多餐馆可供选择。

在上一次疫情期间,新加坡人不再可能转向数字生活。

抓斗是东南亚的一个巨人。除了在线汽车服务,它还有一个专门的团队来提供送货和其他服务。新加坡开始实施封锁措施后,通勤交通减少,物流需求激增。因此,政府允许出租车司机和净出租车司机在两个月内也从事送货和送餐服务。

在新加坡从事软件工作的杨先生也是诸如抓取和美食熊猫等外卖平台的用户。有时,他也会在当地的中国餐馆通过微信订购外卖。他告诉记者,在家工作实际上非常忙,所以我们需要每天中午通过这些外卖平台订餐。这些平台使用非常方便,可以在半小时内送餐上门。新加坡的外卖兄弟现在基本上可以提供“非接触式”送货。外卖放在门口,顾客自己拿。杨说,他目前的工作是通过电子邮件、缩放、WhatsApp等网络工具进行交流,这非常高效。虽然同事不见面,但他们可以通过视频联系,不会感到太疏远。相反,他们觉得工作交流更加紧密。由于他没有外出工作,杨先生的家人也增加了流行期间在家做饭的频率,所以他开始尝试一些当地超市的应用。然而,新加坡的网上购物者数量最近激增,许多网上超市平台由于人力不足而难以安排送货。他只能偶尔使用超市应用程序下一些非新鲜商品的订单,但仍然必须每周去一次超市。

在上一次疫情期间,新加坡人不再可能转向数字生活。

([)。推送({ });新加坡的电子商务公司已经感受到了需求急剧上升的压力。阿里巴巴在东南亚的旗舰电子商务平台Lazada是新加坡消费者首选的在线购物平台之一。根据新加坡Lazada新鲜百货店平台RedMart提供的数据,在流行期间,该平台的订单量大幅上升,消费者消费趋势也发生了变化。新加坡消费者购买的焦点已经从今年1月的个人防护用品逐渐转移到今天的新鲜食品。

在上一次疫情期间,新加坡人不再可能转向数字生活。

阿里巴巴的相关媒体人员告诉记者,为了满足当地消费者的需求,RedMart及时进行了战略调整,集中供应日用品等基本商品。调整后的第一个周末,RedMart的流量增加了11倍,订单量是前一个周末的4倍。为了应对运输能力需求的激增,RedMart从战略上把全岛分为三个区域,每天集中在一个区域运送货物,每三天覆盖全岛。在充分发挥其物流能力的同时,物美尽最大努力满足当地居民对日常必需品的需求。通过短期合同和与当地企业的合作,RedMart还临时雇佣了约500人加入其物流团队,这也为一些受疫情影响的人提供了就业机会。RedMart还与当地医院机构合作,为忙碌的医务人员家庭提供优先分娩服务,支持并感谢他们为新加坡抗击疫情所做的贡献。

在上一次疫情期间,新加坡人不再可能转向数字生活。

图片说明:4月20日,一名红贸市场送货人从一辆卡车上卸下货物,准备运送到附近的一个公寓。(新华社记者李晓雨摄)

另一方面,在电子商务平台的帮助下,新加坡人也可以在“断路器”时期,在湖北的防疫和控制方面取得阶段性的成功。天猫海外数据显示,4月份,淘宝用户在新加坡购买了11000公斤湖北特产食品,包括4000公斤小龙虾、3550公斤鸭脖、1300公斤热干面、1100公斤坚果小吃、200公斤莲藕、195公斤蘑菇、100公斤玉露茶、40公斤鱼糕等。据报道,淘宝网上的湖北小龙虾在新加坡大受欢迎,在Instagram、YouTube和Facebook等社交平台上引发了数百万关于小龙虾的热议。根据阿里巴巴向记者提供的信息,已有10多家商家向新加坡出售湖北菜。上个月,发往新加坡消费者的湖北商品增长了10倍。此外,新加坡的淘宝商户也向新加坡的一些超市供应小龙虾出售。

在上一次疫情期间,新加坡人不再可能转向数字生活。

图片说明:湖北小龙虾从新加坡本地运来(照片为阿里巴巴)

新加坡企业界也在适应封锁措施带来的新变化,并积极进行变革。这家新加坡公司经营着两大餐饮品牌“螃蟹老宋”和“小尾羊”,其负责人宋超告诉记者,由于疫情,该公司已经关闭了几家餐厅。目前,只有一家火锅店和一家中国餐馆仍在营业,两家餐馆的业务都转向了外卖。一方面,该餐厅主要通过其官方网站、微信和“星级餐厅”外卖平台以及员工的私人社交网络开展外卖业务。另一方面,由于外带的需求,餐馆也改变了它的菜肴,包括使菜单突出烧烤特色和添加适合外带的馒头。

在上一次疫情期间,新加坡人不再可能转向数字生活。

([)。推送({ });宋超告诉记者,5月1日早上,他的餐馆做了26只烤鸭,他自己出去送外卖。宋超说,封锁措施改变了新加坡人的生活习惯。即使“断路器”结束,短期内内外销售额也不会缩水。从长远来看,中国人和中国人都有着活跃的性生活,这可能会导致餐馆食品在疫情爆发后的复兴,但外卖食品的订单肯定会比疫情爆发前多得多。他目前正着手开设一家中央厨房和工厂,为疫情爆发后外卖业务的延续做准备。

在上一次疫情期间,新加坡人不再可能转向数字生活。

宋超的预测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判断一致。李显龙在劳动节的演讲中用中文说,新加坡的经济结构可能会发生重大变化。对一些行业的破坏性影响将是长期的。企业必须改变管理模式才能生存。

李显龙说:“在封锁措施实施期间,新加坡政府发现人们可以在生活中做出许多调整和新的尝试,包括远程办公和在线学习。老年人也学会了网上购物。这些新的生活方式也创造了新的机会。”

事实上,在“断路器”时代,新加坡人已经跨入了数字生活时代。除了在上述工作、购物和餐饮领域做出改变外,他们还调整了学习方法。这不仅意味着新加坡各级学生在家学习,学校提供在线教学,课外培训机构提供在线指导,而且还包括成人的在线课程和文化艺术体验。据当地媒体报道,新加坡新店现代舞团通过互联网成功制作了舞者的家庭视频。体操学院通过网络视频指导学生在家练习体操。一些私人钢琴教师正在通过网络视频通话平台进行教学。新加坡中国文化中心最近推出了在线“云之旅中国摄影展”,并开始在其社交媒体账户和主页上展示精彩的“中国世界遗产”图片和短片。

在上一次疫情期间,新加坡人不再可能转向数字生活。

为了确保新加坡企业抓住数字化的机遇,新加坡政府已经采取了行动。在其今年的三份预算中,许多措施旨在提高劳动力的技能。李显龙也在他的劳动节演讲中表示,政府将协助企业转型,并通过“未来技能”课程培训大量员工。此外,新加坡政府还推出了其他措施,其中一些措施可以缓解企业在疫情期间的现金流压力,另一些措施可以帮助企业向数字化转型。例如,4月2日,新加坡企业发展局推出了一揽子电子商务推广计划,通过网上销售支持缺乏相关业务转型经验的中小企业。

在上一次疫情期间,新加坡人不再可能转向数字生活。

宋超告诉记者,在全球疫情下,他的餐饮企业在采购原材料方面面临压力。无论是从澳大利亚进口羊肉还是从中国进口小龙虾,他们都遇到了物流问题和成本增加。幸运的是,新加坡政府和中国集团等商业地产所有者为企业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并在其他方面降低了成本。有了这些及时和“温暖的心”的帮助,他和他的员工决心度过难关,坚持企业。

在上一次疫情期间,新加坡人不再可能转向数字生活。

([)。推送({ });微信编辑:阴阳

制片人:刘帆

标题:在上一次疫情期间,新加坡人不再可能转向数字生活。

地址:http://www.6st8.com/zbjk/1771.html

免责声明:联合早报中文网从世界各个维度报道世界经济新闻,时政新闻,突发新闻等,本篇的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不为其真实性负责,只为传播网络信息为目的,非商业用途,如有异议请及时联系[email protected],联合早报中文网的小编将予以删除。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