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联合早报中文网即时报道亚洲和国际的评论、商业、体育、生活、科技与多媒体新闻,从世界各个维度报道世界经济新闻,时政新闻,突发新闻等。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快讯】性学教授彭晓辉:我同情“泼粪”大妈(图)

【快讯】性学教授彭晓辉:我同情“泼粪”大妈(图)

来源:联合早报中文网作者:邵湖心更新时间:2020-12-26 17:57:28阅读:

本篇文章3131字,读完约8分钟

虽然被嘲讽为“流氓教授”,但公开演讲受到了阿姨的“被泼屎”的对待。 在大学开设“性学概论”的同时,选定的学生要“挤头”。 11月7日,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彭晓辉应邀在广州的“性文化节”上开始演讲。 研究性学20多年的他,这次遭遇了“两极”的不自然,也是他经历过的最激烈的愤怒经历:在当天的性文化节演讲中,阿姨突然上台,把拿到的“屎”洒在他身上,现场臭气冲天。 后来,拉屎的阿姨被现场警卫控制,被行政拘留。 而且,事情的馀波并没有因此而停止。

【快讯】性学教授彭晓辉:我同情“泼粪”大妈(图)

15日,在论坛的“反色情”网站上,下次会见彭晓辉,宣布“泼硫酸”应对。 广州的匿名教授也发表了谴责彭晓辉的文章:“这违反了以前流传的道德。” 另一方面,同样从事性学研究的李银河,发文的力量是彭晓辉,鄙视“撒屎阿姨”。 从被坊间戏言称为“递套教授”、“性学战士”,到这次“拉屎”,彭晓辉始终认为中国99%的成人是性盲,科普之路很远。 “我同情那个‘撒屎’的阿姨,但我决不退缩。 这次的事反而会更加巩固我的性学研究。 ”。 彭晓辉说,他渴望理性的讨论。 你可以不同意我的意见,但我维护自己说话的权利。

【快讯】性学教授彭晓辉:我同情“泼粪”大妈(图)

其实阿姨也是受害者

羊城晚报:事件当天,具体经过怎么样?

彭晓辉: 11月7日拉屎事件的背后,实际上有人在指使。 参加广州性文化节,我准备的主题是《性是幸福之书》,本来计划按照我纯粹的学术研究演讲,6日晚上,来自广州性文化节论坛的邀请者,根据他们知道的情况,第二天有人当场冲击我,撤退 我说,如果你不伤害我,杀了我,当然要坚持好几次。 我们从事正当合法的活动,谁也不怕。

【快讯】性学教授彭晓辉:我同情“泼粪”大妈(图)

结果我刚上台演讲,阿姨拿着东西洒在我身上,打了我一巴掌。 事件当时幸好保安直接控制着她,但我不得不避开,离开身体接触。 我也没有中断演讲,简单解决后马上继续演讲。 顺便说一下,我没有演出费,只是报销了往返的旅费和住宿费,我把演讲作为公益事业来处理。

【快讯】性学教授彭晓辉:我同情“泼粪”大妈(图)

羊城晚报:被拉屎对待,心里是什么心情?

彭晓辉:老实说,我很生气。 我想我受到了公开的侮辱。 之后的四天,心情调整了。 其实他们有所谓的“反色情联盟”组织,策划时点了我,李银河,方刚的名字。 这次正好我参加了演讲,所以来瞄准我了。 我没有直接对抗。 主办者保安和警察解决了这件事。 挑衅者在行政拘留几天后,这两天被释放,她也受到了法律的惩罚。 但我想强调的是,她这种处理不同意见的方法很极端,我在考虑起诉她。

【快讯】性学教授彭晓辉:我同情“泼粪”大妈(图)

我从事性学研究和大学性教育20年来,虽然遇到了对立面但基本上是观念性的,不是这种直接的暴力攻击和诽谤。 在广州的事情上,我注意到挑衅者长期以来受到了性污名化的影响。 其实,我很同情那个泼屎的阿姨。 她也是受害者。 由于不受理性支配,误解了我的性学研究,她发生了这样的事件。 我相信这是极少数人的极端行为。 但是,我必须强调一些事情。 你可以不同意我的意见,但必须保障我说话的权利。 另外,不能用伤害的方法对待异己的声音。 我认为你错了。 你可以公开辩论。 我想听。

【快讯】性学教授彭晓辉:我同情“泼粪”大妈(图)

中国99%的成人是性盲

羊城晚报:这两天,匿名教授发文,说拉屎是因为反彭言论长时间受到压制吗?

彭晓辉:我看到这个复印件,在网上公开反驳他。 我想这个复印件是中伤的。 为后续谩骂而波澜不惊,煽动着。 他们有充分的理由。 你为什么不公开姓名和职务? 你不和我公开辩论吗? 我期待着坦率、公开和公平的学术讨论,而不仅仅是污名化的道德谴责。

【快讯】性学教授彭晓辉:我同情“泼粪”大妈(图)

之所以说拉屎,是因为反彭言论被长时间压制,在今天开放透明的时代,我问你为什么不自己做论坛和演讲驳倒我的意见。 我说的性学是遵守科学法则,基于前人和我自己的研究所发表的一点知识性质、观念性质的言论。 总体来说我认为没有错。 我只能说我拥有的这些性学价值观和他们的价值观是矛盾的。 你可以不同意我的意见,但你无权攻击我。 我说我反对人类,反对中国之前传达了文化,这是中伤。

【快讯】性学教授彭晓辉:我同情“泼粪”大妈(图)

羊城晚报: 99%的中国成人说过是“性盲”,你怎么理解? 有什么根据吗?

彭晓辉:这是常识性的估计数,不是正确的统计数据。 我对“性盲”的定义是没有系统地接受过性教育的人。 目前基本上就是这种状况。 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开展性教育的学校更多,总体上还不能完全满意,但至少取得了进展。 这还使人高兴。

【快讯】性学教授彭晓辉:我同情“泼粪”大妈(图)

实际上,性教育有性普及教育和高级性学教育两个层次。 根据年龄层和人的不同,对性知识的控诉也有差异。 性知识的普及需要结合所在国的政治、宗教、经济、文化、习俗、伦理道德、法律规范等因素,进行适应性的选择。 现在国内的成人有多少人说自己接受了系统的性教育,必须打个大问号。 所以,我一直在大学开设“性科学概论”,以严肃的学术理念普及性教育。

【快讯】性学教授彭晓辉:我同情“泼粪”大妈(图)

支持同性恋婚姻法

羊城晚报:《性科学概论》这门课现在是华中师范大学最火的选修课,为什么?

彭晓辉:我的课符合科学设计,一次学生通过交流,说有用,口口相传。 学生向我反馈了他们上课的感觉。 他们知道如何保护自己,知道如何在恋爱中不想发生性行为。 恋爱中的人际关系是什么法则,为什么不意外怀孕? 性观念的一点分解,可以提高他们对性文化的理解力、评价力和鉴赏力。 而且,我开设的课也得到了学校的支持,2007年,我的性教育研究课题也被选为湖北省教育成果一等奖。 这样,学生们为什么不喜欢?

【快讯】性学教授彭晓辉:我同情“泼粪”大妈(图)

顺便补充一下。 这次广州被泼“屎”羞辱,回到武汉我所在的大学上课,学生们在课上给我献花、卡片、发消息支持我。 因为他们认为我是对的。 性学是严肃的科学,社会上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人总是用曲解的说法攻击人。 有些人赞成换妻子,有些人赞成更糟糕的近亲通奸。 完全无产。 要知道性学和反色情是两个概念,我自己也支持反色情。 这不是模糊的,社会需要受到法律和道德的双重制约。 我自己做了很多严肃的性学研究,只是被恶意的人善意地制造了毫无逻辑的“证据”。

【快讯】性学教授彭晓辉:我同情“泼粪”大妈(图)

羊城晚报:关于性学学者李银河提出同性恋结婚立法,你的态度也受到反对者的质疑。

彭晓辉:据说我们鼓励“同性恋”。 错了。 大多数特错了。 李银河自己写文章说清楚,她做过同性恋研究,同时多次向人民代表大会、政协提出过同性婚姻合法化建议。 反对性别歧视是世界潮流,已经在lgbt集团的努力下,写入了联合国反歧视条约,几乎和反对性别歧视、种族歧视等一系列反歧视并列。 我是对她的这种看法表示支持的。

【快讯】性学教授彭晓辉:我同情“泼粪”大妈(图)

同性恋的追随性、双性恋同样客观地存在于这个社会。 长期以来,社会对这个特殊群体采取回避或歧视的态度,但实际上引起了家庭破裂、性病传播等越来越多的问题。 我们必须首先承认其客观存在,考虑原因、如何解决等问题,社会需要达成一个共识,达成共识的时间有可能受到各种因素的制约,但我们不能一味回避。 时代迅速发展到今天,我们必须给这种有性倾向的人健康的“恋爱出口”。

【快讯】性学教授彭晓辉:我同情“泼粪”大妈(图)

我巩固了性学的研究道路

羊城晚报:你研究性学,推进性科学的普及,看到社会在变化吗?

彭晓辉:有。 年5月中旬,我被邀请参加了“性学基础和关系性人类交流”的讲座。 媒体报道后,标题为“性学硕士讲座遭遇性侵犯时,应该递交避孕套”的复印件疯狂转载到网上。 网上惩罚了一阵笔伐,我被冠以“亲手交给教授”,但当时被迫开设微博,“为了遭受强奸而交出避孕套”是瑞典一点父母告诉女孩的,不是我个人的看法。

【快讯】性学教授彭晓辉:我同情“泼粪”大妈(图)

羊城晚报:这次事情后你还会继续保护吗?

彭晓辉:当然,我真的很着迷。 我是医学院毕业的77级大学生,82年毕业后自愿来华师当老师,这一步奠定了基础。 积累科学素养后,自己开辟了方向。 因为喜欢性学,所以进入了这个行业。 越没人做,就越值得我们做。 更何况我喜欢这个专家。 研究结果表明我们的社会需要这个学科。 之后,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上升,特别是这次广州的事,巩固了我一生不变的性学研究和性教育之路。 (记者罗坪)

标题:【快讯】性学教授彭晓辉:我同情“泼粪”大妈(图)

地址:http://www.6st8.com/zbxw/16087.html

免责声明:联合早报中文网从世界各个维度报道世界经济新闻,时政新闻,突发新闻等,本篇的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不为其真实性负责,只为传播网络信息为目的,非商业用途,如有异议请及时联系[email protected],联合早报中文网的小编将予以删除。

返回顶部